蓝田alu

木叶大学二三事

一些段子,学paro

01

  木叶历7102年,在自己的不懈努力和朋友的努力帮助(佐助的免费补习)下,我们的主角漩(吊)涡(车)鸣(尾)人终于擦着分线考进了木叶大学,这下同一大院的十二小强完成了从高中到大学的再聚首。小樱读了医科,佐助进了化院和生物学院合办的化生柱间班(一个以初代校长名字命名的尖子生班),鹿丸学了数学,野望是进入组合数学中心深造,井野学了园林设计,丁次是食品工程,牙读了兽医,雏田选了英语,志乃读了教育学,天天是机械系的,宁次读了法学,小李是体育特招,佐井去了艺术读国画。

  嗯?好像有一个人没有介绍到?不过已经介绍了十二位,应该介绍完了吧。

02

  说到木叶大学,佐助的哥哥鼬也在这里深造。本来被家族寄予厚望的他选择了电气工程及自动化,但在大一听了生科学院的教授大蛇丸的哲学讲座后,领悟到了哲学的奥妙,追随表兄止水毅然决然地转到了哲学系。

03

  这里还要提一提宇智波家族:全国最大的一家电力公司,广告语是“宇智波一族,爱的一族,用爱发电,放心的电,用心的电。”

  嗯?好像牛奶广告啊。

04

  宇智波一族对乒乓球都有着迷之执着,他们的族徽据说是以乒乓球拍为原型。木叶大学的乒乓球室里80%都是姓宇智波的学生。另外一提,据说宇智波家有祖传的秘技写轮眼——能够以慢速看到球的轨迹、落点,以及预测对手的对策。宇智波官方发言人表示,那只是家族开发的智能隐形眼镜,佩戴它参赛是违规的。

05 关于打卡跑步

  学校近来规定每个学生每学期至少跑三十公里,满分一百公里,且一定使用忍跑app来记录。于是小樱从空手道馆里钻了出来,井野不再练瑜伽了,天天也放弃了飞镖投掷,宁次和雏田不再练习柔拳,鹿丸从坐在 床上冥想的状态里解放出来……原来空落落的操场挤满了人,鸣人高兴地笑道“大家终于可以和我一起跑步吸雾霾了”

  然后他被打了。

06 关于跑步2

  佐助仍然沉迷乒乓不想跑步,他的手机丢给了小弟水月代跑,酬劳是期末的有机化学的笔记,佐助的记录总是压着鸣人0.2km,就像他的身高也比鸣人高两厘米。鸣人对此很不服气,但他每次去操场跑步时,佐助一定在,而且比他跑得快,而且跑步的姿势意外的帅气,鸣人也无可奈何。

  水月表示:老大你真的很心机啊!只在鸣人去操场的时候跑步,其他时间都丢给我刷记录,为什么一定要压着鸣人0.2km啊!你们是小孩子吗?在这个上面较劲?天天替跑我也很累啊!啊,好想去找香磷啊!并不想关心你们基佬好吗?

  今天的水月也很心累。

07

  木叶大学并没有自己是一所北方大学的自觉,为了完成跑步的目标,学生必须顶着雾霾和风雪去跑步。

08

  佐助也有对乒乓的迷之执着。

  水月:老大,老大,笔记借我抄下呗?

  佐助:不借。

  水月:我这里有著名乒乓选手张o科vs马o的票哦?

  佐助:说吧,你要哪些科目的笔记?

 

和朋友的日常

再看695-698,眼泪止不住地流

终于滑上冰啦

A Wedding

A wedding

第一人称,旅客视角

除夏露外还有微量杰艾、伽蕾等cp,就不打tag了。

 

我曾遇见过一场婚礼。

六月末的Magnolia气候仍然温和,空气里弥布着潮湿的水汽,气温略低于其他地区,不高于30度,适合旅游出行、办公、学习,还有婚礼。

当我到达Magnolia时已经是我旅行将近终点之时了。在Fiore王国游荡了小半年,被奇谲诡妙的自然之景震慑过,也曾流连于富丽堂皇的历史建筑中,但到达Magnolia的一瞬,脑海里产生的印象却只有宜居,仿佛在半空中起起伏伏的内心终于找到安置的地点,带着倦鸟归巢的恬然和自适。微湿的空气也好,路旁小摊贩传出的烤芝士的焦香也好,教堂的钟声也好,夹道开放的星蓝色球状花朵也好,都是如此安静宁和的一部分。

早上参观大名鼎鼎的Fairy Tail公会,传闻中喧嚣吵闹的公会却大门紧闭,从窗户望进去也无一丝人影,心下暗疑。晌午未过,酒足饭饱后便顺着窄窄的石板路去往Kardia教堂。半途中悠远的风笛声传来,似是回旋喜悦的曲调。又渐渐听闻人群攀谈之声,由小及大,近了教堂,才发现是盛装的宾客们。我站在街对面远远地看着。人群中央穿白色西服的那个男孩子怕是新郎。他奇异的樱粉色的头发用发胶紧紧地固定了,皮鞋也擦得锃亮,但目光游移不定,不知投向何处,呼吸也有些急促。双手也不知如何摆放,一会儿理理脖子上戴的龙鳞纹的围巾,一会儿又抻了抻自己的西装下摆。

不知为何地他从口中喷出点火星,差点点着了装饰用的花束。他身侧上装不知那里去的黑发男子揪住了他的围巾“混蛋你想毁了自己的婚礼吗?”他也不甘示弱地攥住对方的项链“造冰混蛋你想打架吗?”这样僵持了几秒后,忽的两个人就捂着脑袋蹲了下去,嘴里直喊着痛。后面一位小腹微微隆起的绯红色头发的妇人收回了手“你们要是毁了Lucy的婚礼我就不轻饶。”樱发的男孩抱头嘟囔着“但你也不能对新郎施暴啊?”妇人身旁的蓝发男性轻叹了一口气,对男孩歉意地笑了笑。

从马路的一端传来了嗒嗒的马蹄声,男孩的眼神一下就亮了起来,他迅速起身并用力拍了拍西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,笑了起来。我心里暗自惊异,这年头不是魔导石驱动的车少见了。两匹纯黑的高头骏马缓缓地驰过来,驾驶的棕发小姐穿得十分利落,一手拿着缰绳,另一手拿着……酒瓶?这样很危险的啊!我在心中默默呐喊:这是酒驾啊!在我吐槽之时,她已将马车稳稳停下。从舱内钻出一个穿苏格兰裙的拿着风笛的小男孩,他从马前绕过去了。又轻盈的落下一位身着粉色礼裙身材娇小的蓝发姑娘,绑着同色的发带,想必是伴娘。人群里有一位发型酷似圣诞树的黑发男子红了脸,移开了目光。又飞出了一只蓝色的猫。猫为什么会飞啊?新娘什么时候出来啊?这车厢是有多大的空间啊?我心中又暗暗喊道。那只猫捂住嘴噗噗的笑了“像夏这么粗神经的人也红了脸呢……"我看过去,那个樱发的男孩子确实红了脸。

然后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了新娘。她金色的头发绾成了一个典雅的髻,上面斜斜地插着洋桔梗和满天星。绸制的婚裙在腰处收紧又撒开来,裙摆前段短于后端,露出新娘笔直修长的腿来。她看到男孩子便笑了笑,瞳孔里似有星星在浮动。她走向那个男孩。

男孩执起了女孩的手,吻在她手上公会的标记处,四下一片欢呼。

教堂的钟声响了,两根指针重合在一起,白色的飞鸟绕着钟塔一圈圈盘旋。阳光从云翳后射出,普照大地。

后记:这个cp是我初恋cp了。最近发糖真的好甜啊,爱他们,为他们做一点微小的贡献。

 


浴衣鸣子(姿势有参考)
团扇是uchiha的团扇(私心打一个sasunaru的tag)

关于结局的讨论:和朋友聊的时候提到了结局,对他们两人来说那是一条更好的路,但没能选择—读“择偶标准”有感

夜游南开-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我找到了一辆小黄车。无事的四月底的傍晚,还有一分厘到立夏。七点后白日的炎气才恹恹消下,白炽的日光流转成翻飞云霞。许是夜色温柔,隐没了不如意之处-坑洼的地面、破损的墙体、被蛀蚀的外壁。夜光晕拢下的南开园宛若温柔的梦境。薰风暧暧地淌着,似溪涧的流水洗濯,却无沁凉之意。抓住风的尾巴一嗅,满满是槐花的蜜香,无酒自醉,仰卧进这饴糖的甘醇里。沿着大中路缓行,高大的乔木伸出修长的手臂,又形似威严的穹顶,在我头上严严覆起。侧身深转,隔着新开湖远眺二主,一方倒影嵌入水中,波纹摇动,是岸上是真?还是湖里是真?每方长椅是一个世界,如划好的隔间隔出一方方甜润的恋歌。我看到躺倒在女友膝上的西班牙小哥,看到紧紧相拥的情侣,看到一方的头轻轻的倚在另一方的肩头上,宛如钥匙插进锁孔般契合。最后我驶回五宿,屋外的树木低垂着叶片,一盏昏黄的灯从叶顶堪堪投洒而下,远看似一小束光瀑,在地上圈出圆环般的影。一切的一切,只因一辆小黄车。

Love wins